40部委促生娃,比当年强制堕胎、硬性结扎还厉害?
2017-01-24 13:10:23
  • 0
  • 7
  • 109
  • 0


中国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没有这样的财力我不知道。毕竟中国的情况特殊,各方面开支都很大,要养那么多人,还要维这维那的。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年后,实际效果如何呢?

1月22日,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在该项工作进展专题新闻发布会上披露:2013年以前,二孩出生比重在全年出生人口中的占比始终保持在30%左右;到2016年,二孩及二孩以上在出生人口中的占比超过了45%。

简单解读一下,这段话其实是说,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实际效果并不明显。自2015年该政策推出,到2016年的当年人口出生率,却只比严控政策期间的2013年及此前年份提高了15个百分点。

15个百分点当然也不是个小数目,但考虑到以往有过太多的“超生游击队”实际上无法统计他们的产量,这十来个百分点的增长数可能是高估了。

对此而言,有关部门其实是心知肚明的。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称,由于高房价加重经济负担等原因,一些家庭在生二胎上还存在顾虑。目前,按照中央的要求,国务院40多个部门已明确分工,推进全面二孩政策落实。

按理说,一项松绑性质的惠民好政策,一出台就该开花结果才对,但是现在却需要几十个国家级行政部门联手推进,说明该政策的落实难度,还真是相当的大。40部委促生娃,真的比当年强制堕胎、硬性结扎还厉害啊!


愿景总是美好的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马力,如今已是国务院参事。他告诉记者,生二孩需要各种准备和环境,一般需要一段时间的释放。前些年累计的生育意愿大概需要5年的时间释放,预计2017年和2018年会有一个生育小高峰出现。目前还有一些配套措施还没有跟上,需要完善各种配套措施,解决年轻人的后顾之忧。

马力先生的话颇有道理。但是他恐怕还是过于乐观了点。对于许多年轻人家庭而言,2016年买(换)不起房,2017年或2018年未必就买(换)得起;2016年小两口若收入15万,2017年或2018年未必就能突破这个数;2016年看病难看病贵,入托难入托贵,上学难上学贵,2017年或2018年未必就会有个大改观。

相反,就现在的经济形势和就业态势而言,2017年或2018年能确保2016年的生活水准不降,就阿弥陀佛了;可以确保已有一孩者能把他(她)教养好,没一孩的能有幸怀上,顺利生下来,就要喜大普奔了——不夸张地说,以现在的空气质量、水质、食品安全状况等等因素看,如果能顺利怀上孩子,那还真是上帝保佑阿弥陀佛呢。

所以,想实质性地解决不想生、不敢生的问题,还是得解放思想,实质性地调整实施了几十年的计划生育国策,让这项不合时宜的政策走进历史。

我听说目前独生子女证还是很管用的,譬如有该证者退休后的养老金就要比没该证的多不少。这应该只是一个方面,类似情况说明,在“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变”的情况下,身为二孩的父母,实际上还是低人一等。


未来对他们而言将是什么

年轻人不愿多生,当然不是中国目前所特有的现实。西方发达国家的情况业已证明,工业化、城市化的过程,也是年轻人不想生、不敢生的过程。大量人口涌入城市,自己的生活空间本就逼仄,又突然平添一个小贝比甲、小贝比乙来打拥堂,简直是要老子老娘的命啊。

所以先期已完成工业化的国家要制定各种鼓励生育的政策,孩子还没生下来,母子的所有开销,国家都已预支或转移支付了,孩子今后的生活与上学费用也全包了,法律还强制要求雇主不能解雇怀孕生子的母亲,甚至孩子他爸也可以享受相当长时间的“产假”。

中国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没有这样的财力我不知道。毕竟中国的情况特殊,各方面开支都很大,要养那么多人,还要维这维那的。不过我知道,中国即便真有如此财力也不可能那样做。唯一可做的,还是调整政策,包括住房、医疗、入托、上学、就业、养老等方面福利政策,也包括计生政策本身。

拜城市化、工业化之赐,目前仍然坚守农村的育龄夫妻肯定已经不多了;进城务工的农民工,跟城里人一样生不起;农民工新生代,更是连“老家”在哪里都找不到,又怎么可能回去“超生”呢。

所以,现在仍被当做国策的计划生育,可能真该说声END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